沉星

星辰落日,寒夜归时

四次六连都没抽到青莲……
居然一天抽到了两个五花,不亏
许愿青莲哥哥!!

《未央》52.望乡不见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我走了。”

长河落日,霞光万丈,一切都染上了耀目的金红色。山中有人仗剑而行,见此美景兴奋得拔剑舞了起来。身姿轻盈灵动,飘逸洒脱,恍如天外飞仙。

“霜澜!”

舞剑的人闻声收了剑,答应一声“在此”便驾起轻功飞了去。那一声似含着百般情意,从竹林花间柔柔地荡过去,原来是个女子。

“渝姗,握瑜,我在这里!”

安颜从一棵树上跳下来,打个空翻落在夜漪面前,含着笑示意她往一处看。

夜漪疑惑地转头,只见一英武男子手持一柄长弓从林间穿出,径直到她面前,双手将长弓奉上。

“熙宇?”夜漪难以置信,“你不是留在大营么?”

“想你了。”熙宇凑到人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说话,却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反应,反而被人伸手抱住了。

“霜澜呦,”柔光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一看这一幕顿时动了坏心眼儿,非要煞煞风景,“人家熙宇可是特地跑到雪山里给你把望乡弓挖出来啊,就没点表示?”

雪山?

柔光自顾自的说:“望乡弓觉醒后所有的弓箭都有所感应似的不断震动,熙宇猜到是它,把营地交给识芳守着,自己跑到雪山里去找了两天才从雪堆里把它挖出来。”

“所以就剩下我不知道?”夜漪失笑,“你们倒是……”

一听这话安颜立刻沉下脸来,冷声接道:“我们倒是应该去救子明了。”

“说的对,”柔光无比自然的顺了下去,“如今我们有两件神器,可以一战。”

熙宇道:“先将望乡弓归了主罢。柔光少主惯于用弩,弓弩本是一家,望乡弓交于柔光少主应是合适。”

“嗯。”夜漪接过望乡弓递给柔光,“本应该回去再授,但是时间紧迫,浪费时间的事就不干了。走,看看谁最近练轻功了!”

几人驾起轻功,一阵风似的飞回雪原上去了。

熙宇无奈地扯开步子往回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哎哎,不会轻功怎么办啊?”

望乡弓没有箭,需以手搭弦以内力凝成箭。按理说越硬越难拉开的弓射箭越远,但是这样对持弓者的体力消耗也是很大的。再者,弓箭需拉开后瞄准,瞄准期间一直要拉着弓弦,若是拉弓时便费力不少,哪还有心思再去瞄准?

于是制作望乡弓的鬼族工匠巧妙地将其做成空心,以豺狼虎豹四种走兽的骨灰填入,制成一把极易拉满又准头极好的软弓。因其射程极远,配合翡翠镜又可发挥出更强的力量,故取冥府“望乡台”之名,名其为“望乡弓”。

有三个人站在竹林雪地里,一红衣一白裳一灰服,那个白裳的女孩子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轻声道:“来了。”

话音刚落,面前地上一支紫竹笋破开雪层生长出来,长到一人高时渐渐化成人形。那是个青衣少年,手中攥着一柄法杖。

见到三人,少年眨了眨眼,拱手行礼:“见过白露姑娘,烟秦姑娘,赤电公子。”

这话听着真别扭。烟秦想。“许久未见罗季公子,不知是上哪儿学了些日子,说话竟也如此使人牙酸了。”

赤电见她好兴致,心念急转,向恋人抛个眼色:“烟秦,这话说的可不对了,罗季公子学富五车,怎能和我等寻常小妖相提并论?”摆明了三分调笑七分嘲讽。

“哎哎,你们休要嘲弄罗季哥哥了,看哥哥耳朵都红了!”白露年纪最小,最是心直口快。

两人听了这话忍不住笑起来,罗季急忙救场:“赤电莫笑话我了,不过是在那竹林子里啃了几本老卷残书,何来学富五车之说?”

四人都笑了,罗季清了清嗓子,道:“说正事,君上让你们找机会查探梧山地界,能找到金玉铃就带回来,如果找到游龙刀就想办法交给夜漪。”

“为何要交给夜漪?”烟秦问,“可是有什么计划?”

“问也无用。”罗季摆摆手。

“那她为何派你过来?”赤电目中闪过怀疑,“以前来传话的都是石蔺星君。”

“哎呦,”不说还好,一说起瑶光宫那位破军星君他就头疼,这星君早不跑晚不跑非得算准了要来传话就提前一天跑到老远的深山老林里去了。

“星君说前些日子有陨石坠落,他要找什么陨铁,去山里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几位星君都忙着呢,君上看我闲得慌,就让我过来了。”

老不靠谱的,也没留个招儿教他应付这些个妖精。罗季愤愤的想。

《未央》51.梧山崩前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玄瞳把法杖换到左手,无奈地抖了抖震麻的右手,看着安颜帮柔光挡回去一只梭镖,借此特别自然地把刀换了只手。

安颜你……手真的不疼???

然而她没看到安颜右手不动声色地藏到背后甩甩甩……

柔光手中三叶梭镖一套总共三七二十一枚,由大到小分为三组,受法力控制能像回旋镖一样飞出去还转回来。使得雨柔躲了前还要防后,最好的办法就是打下去,可绽星杖毕竟是杖……太细了打不中……

柔光看这边停了,也就收了梭镖退后。

“虽说梧山分割人妖鬼三族,但再怎么说此地还是我妖族境内,两位欲谋何事?”玄瞳收了丹青法杖,换出芙蓉扇不紧不慢的摇着。

摇什么扇子你当你诸葛亮啊?!你这么厉害咋不写出师表呢?!安颜在心里把人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还不解气,一想起出师表又想起幼时被先生按着背书的恐惧,于是愉快的把那老人家们又问候了一遍。

柔光克制住自己想骂人的冲动,冷静的回答:“叨扰了,我等来寻游龙刀。”

“哦?”玄瞳打量了一下安颜,注意到她右手刚收回来,“安少主准备用双刀了?”

“正是。”安颜抢着答道。

雨柔在两人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扯了扯玄瞳的衣服,玄瞳会意,道:“互不干涉,我们去寻金玉铃,后会有期。”

言罢施礼,转身就走。

柔光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个无视礼数的妖精,不等我回礼?!

玄瞳带着雨柔径直走去,期间一声不响,脚底下捯得倒是越来越快,逼得雨柔只得开口要她慢点。

过一会儿又快了……她怎么就控制不住她自己呢?!

到了一个山洞前,玄瞳突兀地停了下来,还特别好心地拽了雨柔一把防止她给那山神行个大礼。

“伤哪了?”玄瞳皱着眉,眼神在她身上四处探寻。

雨柔低垂着眼抬起左臂,她也明白柔光早就知道梭镖在她手臂上划了个半尺长的口子,但不知道她为何没说出来。

“还好没伤到骨头,不然我的法力也没用的。”玄瞳叹了口气,伸手聚出一团法力按在伤口上滑过,所到之处伤口缓缓愈合。

“姐……”雨柔小声叫她。

玄瞳浑身一颤急忙收手:“你是妖族的帝姬,不能这么叫我。”

受了伤的小妖精似乎有些迷糊:“这里又没有别人啊。”

“没有别人你也不能这样……”玄瞳扶她靠着洞壁坐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

唔,有点热……

那梭镖上的法力果然还是震到筋脉了。

“你且歇着,等我去拿金玉铃。”

玄瞳给她设了个结界,进入山洞深处。

另一边柔光边走边给安颜讲双手刀的技巧,还捡了两段树枝示范,双手之灵活敏捷使安颜大吃一惊。

她手怎么那么快?!

两人到了一片竹林,闻得清越鸟鸣声声入耳,柔光微笑道:“这就是了。”

安颜环顾四周,抛下柔光独自上前去,抽出丹雀刀,聚力猛地插入地下震断一片竹子。

随即地动山摇,梧山从中裂开一条大缝,将两人吞噬。

还未停止!山体分崩离析,残枝落叶混着巨石泥土滚落下去,细嫩的树苗被拦腰折断,溪水倒流。

此时身处山洞深处的玄瞳感受到了震动,先是吃了一惊,而后立刻明白过来,飞快地想跑出去,却被地面裂开的缝隙吸走。

给雨柔下了结界,应该不会有事吧……

这是她失去意识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到她醒来似乎已经是几天之后,曾经长满梧桐的梧山已经消失,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安颜找到柔光,两人奇迹般的没有受伤,检查了一番身上没有少东西就离开了。

玄瞳望着眼前一马平川,暗自担心着平白消失的雨柔,心道梧山原来是“无山”。可真是害人不浅。

梧山崩裂,鬼族那边就不好解释,没有找到金玉铃不说,又失了雨柔,妖族这里也不好办啊。

玄瞳丝毫不顾形象地仰面躺在地上,双手枕在脑后,心想大不了我掘地三尺把她挖出来。

《未央》50.怀瑾握瑜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怀瑾亲启:
梧山发现金玉铃踪迹,速至。
织节”

玄瞳掐个诀烧了字条,起身走出宫殿。

这座宫殿坐落在妖王宫以南的山里,景色颇好,是老妖王专门为长子建造的行宫,长子夭折后就一直闲置着。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玄瞳喜欢到这里来看落日,一道残阳铺水中,把山水渲染一层明艳的红色,像莫忧画儿似的美。

哎呀,玄瞳笑了,怎么又想起她了呢。

玄瞳低声念句咒语,环顾四周发现东方江畔的山上飞起一团火焰,迎着残阳贴着江面向她飞来。

火焰在几丈开外的地方迅速膨胀,先是前后拉长伸出细长的脖颈和绚丽的尾羽,最后唰啦一下展开两边巨大的羽翼,一层火焰在羽毛上掠过,原来是那五色鸾。

“锦绣,我们去梧山,你没再把林子烧了吧?”玄瞳跃到它背上,找了个舒服姿势坐下,伸手捋它赤色的羽毛。

五色鸾不是蝴蝶,它所谓的“五色”是在一天内不同时间颜色不同,清晨是淡金色,正午变为辉煌的金黄,之后金黄色逐渐向红色靠近,黄昏时随着晚霞成一身赤红,入夜则是暗紫色,下一个清晨又成了淡金色。

鸾鸟鸣叫几声,振翅飞起。

北山郡的冬天正是最冷的时候,柔光紧了紧斗篷的带子,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走出了帐篷。

“你怎么不撑个罩子?”安颜躲在法术屏障里,远远看到她。

“不想撑。”柔光回答,“莫忧去哪了?”

“谁知道她又上哪儿遛蛇去了。”

夜漪牵着烟秦过来:“你们找她干什么?手冻伤了?”

“不,这里太冷,我的箜篌有点开裂,想找她要点油纸棉花包上。”

安颜附和:“不然会影响音色的。”

夜漪指了条明路:“去营地外面那片紫竹林看看,白露有时候去那待着。”

两人到紫竹林里,发现莫忧真的在。

安颜很高兴的跑过去,抓住人双肩摩擦摩擦。

“哎……你干什么……”莫忧被她磨得痒,一边笑一边反过身去戳她腰窝。

柔光一看不得了,由着这俩折腾下去可没她什么事了。急着开口阻拦道:“你俩先别闹,我有正事要说。”

那俩才不管她,莫忧腾出一只手把她拉过来,仨人在雪地里打成一团。

“好啦好啦,玩够了没?”等她们好不容易分开来,柔光赶紧抓住机会开始讲她的正事:“我查到游龙刀的去向了。”

一听这话,安颜莫忧明白是天将降大任于己,立刻找了块石头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别那么严肃,”柔光微微笑了一下,“我想去找游龙刀,要带安颜出去,这几天告诉夜漪不要出战。”

安颜突然插话道:“握瑜小姐咱们说好了表字相称啊,念名字很生疏的。”

莫忧点头。

“好好,”柔光无奈只得改口,“我想去找游龙刀,要带渝姗出去,这几天告诉霜澜不要出战。”

“这才对嘛,嘶……石头真冷。”莫忧站起来搓手,“交给我吧。”

柔光带走了安颜,莫忧留下跟着夜漪。

也许是个巧合,柔光的目的地也是梧山。

玄瞳刚从锦绣背上跳下来,迎面雨柔就来迎她。

“挺快啊,”玄瞳顺着她来的方向过去,“金玉铃尽量要夺过来。”

雨柔听出她话里有话:“尽量?”

玄瞳没有回答,雨柔自知失言,引着她在林间穿行。

“等等。”

玄瞳手中突然幻化出丹青法杖,挡在雨柔身前。

雨柔吃了一惊,也幻化出绽星杖握在手里。

只见柔光从前面山石后面转出来,微笑着问她:“别来无恙?”

有恙,恙大发了。

雨柔提起法杖冲上前,柔光幻化出一套三叶梭镖与她缠斗在一起。

玄瞳在一边看着,忽觉耳后杀气渐近,急忙转身挡去。只听“铛”的一声,丹青法杖撞上丹雀刀刃,两边都被弹开好远。

玄瞳看向对面持刀而立满面怒容的安颜,在心里叹了口气。

《未央》49.血魔诅咒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玄瞳勾起嘴角,一旋身现出原形跳到王座上,蜷成一团闭眼养神。

不一会儿,一个俊秀的男子走进大殿来。此人气质儒雅堪比孔明,银灰色袍服用金线绣着日月山河,浅淡而温润。

正是天权殿主、文曲星君,蓝舟。

蓝舟径直走上王台,两旁侍卫早已司空见惯,也不拦他。他侧身坐到王座宽平的扶手上,伸手把黑猫抱起来。

黑猫装睡。

蓝舟无奈,把猫抱在怀里顺毛。小声嘀咕道:“君上啊,您别想骗我,您这金瞳都露出来了……”

黑猫闻言扬起尾巴抽他,同时彻底暴露了自己没睡着的事实。

要说这金瞳,是历代妖王的象征,无论继位之前瞳色如何,只要得到丹青权杖的承认就会变作金瞳。

玄瞳,顾名思义,原是黑色的眼睛。后来变了金瞳少了些灵动,多了些妖王应有的稳重。

玄瞳是上任妖王的第二个孩子,上面本有个大哥,跟着老妖王征讨鬼族时战死了,老妖王一怒之下亲自披挂上阵,把鬼族打得落花流水。

老妖王准备杀尽鬼族为心爱的儿子报仇,这时候有小妖千里跑来报说两位小公主降生,竟是无意中救了鬼族一条血脉。

侧妃生下玄瞳同日帝后生下雨柔。两人自小一起长大,性格却相去甚远。往往雨柔暗里盯梢,玄瞳明里惹祸,最后就是玄瞳被罚抄四书五经抄不完不许吃饭,雨柔怕她饿死,偷着塞几个果子。

雨柔长大后成为首席占星师统领玉桓堂。而玄瞳生时时辰地方赶巧,正在满月下出生,生下来就照着月光,成了几千年来极少数不受“月神诅咒”制约的妖之一。

但兴一利必有一弊,她从娘胎里带出来另一个诅咒,名为“血魔诅咒”,身上所有见血的伤都很难愈合,血流不止的同时痛感会被放大数倍。

老妖王听说人间阳气颇盛能够压制这可怕的诅咒,于是请了斗元殿诸位殿主教她学会了足以自保的法术,练就了扎实的轻功之后就把她送去了人间。

也是在那时候,玄瞳与斗元殿殿主们混的熟络了。

直到柔光看出她的身份不寻常,正好那几日收到老妖王召她回去的旨意,于是她就顺水推舟借着天璇殿主、巨门星君、千原谷主王麓的帮助回了妖族。

老妖王传她丹青权杖,但要得到承认还需玄瞳证明自己的实力。当时玄瞳没有芙蓉扇,老妖王给她一柄薄刃青釭剑,让她单挑凶兽饕餮。

玄瞳一直闪躲,避免承受攻击。眼看饕餮的獠牙就要咬断她的脖子,玄瞳盯准最后一刻将青釭剑插进了饕餮腋下的眼睛,险险捡回一条命来。

妖族所处阴寒之地,血魔诅咒缺少阳气压制就显现出来,有时练武时一不小心被青釭剑划破指尖像削了手指一样疼。

雨柔见此派人从人间找了一块紫色琉璃,亲手雕成蝴蝶穿上绳子送给玄瞳,取“紫气东来”之意,释放阳气压制诅咒。玄瞳见效果颇为显著,蝴蝶便不再离身。

后来玄瞳发现关于上古七神器的记载,同雨柔与南洞守护神兽毕方恶战一场,强夺出芙蓉扇为己所用,又远赴极北之地找到玄女丝交给雨柔。

接着她几次三番访探鬼族后裔寻找金玉铃和游龙刀的下落,中途得知鬼族造物望乡弓流落在外。

不久她收到消息,她在人间认识的那几位少主领兵与恕族交战,大胜几场。

玄瞳对雨柔道:“翡翠镜可能在她们手里,我想得到它。”

她没说的是,从恕族方向打过去,则可以逼他们结盟,最后两族交好很久,不会再打仗了,边境可和平。若她最终落败,妖族覆灭,则莫忧等人俱为破敌有功,后半生可安稳度过了。

于是发兵,族内事务托与斗元殿和玉桓堂,对外则示人以强,步步为营,将她们引入她设下的堆满金玉珍馐的陷阱。

到了一切的最后,只要逐渐败退,将自己的妖族推下悬崖……

那时候,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若是你们命中注定无福消受此等大功,那我已仁至义尽,休怪我不念昔日旧恩。

《未央》48.甘露回音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僵持。

白露盘在烟秦鞍子上,抬着上半身看着雪地里剑拔弩张。

妖王宫中,玄瞳收了水晶投影,在心里仔细找了找调,自嘲一句练都没练过还敢唱,便慢慢唱了起来。

“劝千岁杀字休出口,老臣与主说从头,刘备本是靖王的后,汉帝玄孙一脉留……”

熙宇悄无声息摸到夜漪背后,几下封了穴道把人抱进帐篷。夜漪轻叹一声,平静下来开始运气调息。

“他有个二弟汉寿亭侯,青龙偃月神鬼皆愁,白马坡前诛文丑,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

安颜眼前一黑,从马上栽下来,本以为要落进雪堆,不想正掉进何封怀里,刚想说话却完全失去意识。

“他三弟翼德威风有,丈八蛇矛惯取人咽喉,鞭打督邮他气冲牛斗,虎牢关前战温侯,当阳桥前一声吼,吼断了桥梁水倒流……”

熙宇从帐篷里出来,招呼士兵们回去,把安颜的马牵回马厩,这马名叫红绣球,身上明亮艳红,健壮非常。

“他四弟子龙常山将,盖世英雄他冠九州,长坂坡,救阿斗,杀的曹兵个个愁……”

何封将安颜放到榻上,目光小心地描摹着曾经恋人的眉眼,在紧蹙的眉间百般流连,最终抬起手来抚平那人眉峰。

“这一班武将哪国有,还有诸葛用计谋……”

柔光缓缓放下重明弩,双手已经冻僵了,她拢起手轻轻呵气,脸上却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你杀刘备不要紧,他弟兄闻知是怎肯罢休,若是兴兵来争斗,曹操坐把渔利收……”

莫忧抬眼看着天边乌云滚滚,冷冷道:“安唐,别怕,莫姐姐带人救你。不过,在这之前,恕族……”

“我扭转回身奏太后……”

玄瞳转过身去,正好看到雨柔不知何时站在柱子的阴影里。

“将计就计结鸾俦……”

雨柔眼睛一亮:“《甘露寺》?你是说美人计?”

玄瞳唱完,微笑着点了点头。

“让无梦去吧。”

雨柔出去一会儿,领进来一个少女。那是一只花妖,衣服质地轻柔,似乎是花瓣做成。

“罂粟花妖,无梦,见过君上。”

“任务完不成,你知道后果的。”

无梦点头,退到雨柔身后。

雨柔变出一条丝带蒙住她眼睛,将绽星杖尖伸到她手中,牵着她离开。

无梦悄悄放出花香,在空气中探路。

只听雨柔轻声道:“不想死的太早就把花香收回去吧,地牢的路不是你探一遍就能探明白的。”

无梦一惊,急忙收了花香,攥紧了手中的杖尖。

“听话一点,别再折腾了。”

“是。”

雨柔突然停下了,接着是一阵念诵咒语的声音,这是她在解开门口的结界。

“松手吧。”雨柔撤回绽星杖,扯下她眼前的丝带,将她推上前去,又加上了结界。

无梦眨了眨眼,看清了面前的牢房。

牢房里陈设简单,倒也没有像话本里说的那样只有一堆稻草,桌椅板凳样样俱全。安唐闭目坐在角落里,听见她进来才睁开眼。

“玄瞳派你来的?”

“不,是雨柔星君带我来的。”

罂粟者,毒花也,极媚而危。

无梦轻移莲步靠近去,在安唐面前跪下来,半低着头行礼。

安唐看她,芙蓉如面柳如眉,一双剪水美目顾盼生姿,小巧朱唇玉钉微露,十指交叠玉葱般纤细洁白。晃得安唐有一瞬间失了心神。

无梦想了想,跪坐起来,伸出右手抚上安唐侧脸,媚声道:“小公子,您看,我,可入您的眼?”

安唐骤然惊醒,一掌拍掉她的手,怒目瞪她一眼,转头不再看她。

无梦娇嗔道:“公子,我要是再入不了您的眼,这妖族怕是只有星君和君上能让您满意了。”

安唐不理她。

无梦又诱他几句,见安唐再不理她,只好出去了。

雨柔正等在外面,见她无功而返,轻轻摇了摇头给她蒙上丝带,带她离去。

《未央》47.无声挑衅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在何封将莫忧作为自己的新目标后,柔光收到了一份大礼。礼盒上四个篆字“柔光亲启”,字迹凌乱潦草,像是一挥而就。

莫忧凭借医师敏锐的嗅觉闻出了一丝血腥味,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正要提醒柔光却见她打开了盒子。

柔光低头看到盒中物件,一向沉稳的她竟是惊慌失措尖叫一声逃开!

血腥味愈发浓重,莫忧强忍着慌张探头看了看,随后也是吃一大惊。那不祥的预感居然成真!

那盒里,分明是一截鲜血淋漓的手指!

手指的断口还很新鲜,应是刚割下不久。旁边一张染了血的战书:安唐在我手中,不想他死便战。

安颜夜漪赶来,方一进帐便见莫忧往袖子里藏什么东西,桌上的盒子里散出甜腥的血味。

安颜三步并两步跨上去,强行从莫忧手里夺过纸条皱眉细读,瞬间脸色大变一把抓起盒子定睛看着那断指,紧接着发出一声哀号向后软倒下去。

夜漪急忙上前扶她,把人搀到椅子上坐下,莫忧过去点了几处穴道,好一会儿才醒过来。

“安颜……”

“我去他奶奶的玄瞳……”安颜咬牙切齿地骂道,“敢擒我弟弟,此仇不报非君子!”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柔光稍稍平复下来劝慰道,“仇是一定要报的,但是怎么报这个仇我们还是得商量商量啊。”

“有什么可商量的?不战便死,还有什么话可说?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言罢,安颜冲出帐外,跨马提刀高呼一声“众将士随我来”便要往外冲。

夜漪急忙追出去,见此情景心知普通的方法拦不住她,当下把心一横疾步上前挡在安颜马前,扑通一下跪在雪地里,抽了惊鸿剑横在自己颈间大喊:

“安颜!你今日敢踏出营地一步,夜漪即刻自刎于此!”

安颜低声咆哮:“让开!”

柔光也追到一侧,重明弩咔嗒一声上了箭指在安颜左耳。

莫忧挡在右侧,一条仙鹤鞭犹如长蛇卧雪,封死豁口。

兵将们在安颜身后列成方阵,戈戟刀剑棍棒一排排映着雪上寒光。

如此,众人将安颜围在正中,对峙着。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纷纷扬扬飘下雪花。鹅毛大雪落在将士们的铠甲上,落在柔光箭头上,埋住了莫忧的长鞭和夜漪的双腿。

寒风呼啸着刮过,在密集的人群中呜咽,钻进铠甲的缝隙,试图带走人心的温度。

很远很远的地方,玄瞳沉默着看着悬在空中的水镜。

那面水镜是丹青杖顶端缥碧水晶的投射,靠法力维持,能够透过其它眼睛看到其它地方,可以说是一个需要外面有眼睛的翡翠镜。她现在借用的是白露的眼睛。

人们出现如此情况,她也没有想到,甚至她根本没想让安颜看到断指。

断指确实是安唐的,是他左手的小指。玄瞳特地把他迷晕了,又找了一把柳叶飞刀放在火上烤过才去割的。

其实割下来的那一下不可怕,可怕的是割掉之后看着柳叶飞刀留下的整齐的断口和汹涌的血流,就会觉得那一刀其实是割在自己心上,疼的要命却不能和别人说。

柳叶飞刀上一点血迹都没留下,可见持刀的手又稳又快,但谁知道这双手写下战书的时候竟然抖抖索索拿不住笔呢?

玄瞳写坏了好几张纸才写好,不得不将字迹变得潦草些以掩饰颤抖的手。

“你以前不这样啊?”雨柔看她把战书放进盒子。

“我以前怎样?”玄瞳面不改色。

“你以前杀人都不眨眼的,血溅到脸上就用剑气荡开,为何现在切个手指便抖成这样?”

“那是以前,”玄瞳盖上盒子,“这孩子是西风郡的小郡守,他的姐姐曾对我有恩。”

“你不是从不欠别人人情?”

“那也是以前,”玄瞳差人送走盒子,“现在我知道人情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啊。”

“我的天,”雨柔瞪着她,“你在人间这十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反正你不会知道咯。”

见她转身要走,雨柔急忙追上去:“等等,燕子窝真不管了?”

“哦,燕子窝啊,”玄瞳笑道,“你我都不必担心了,蓝舟去处理了。”

“……人家天权殿的殿主就这么被你忽悠去了?”

燕子窝究竟怎么了呢?其实玄瞳也说不好,她心知那天自己对雨柔说的有八成是假的,但她敢发誓,她不愿意管是真的。于是她就忽悠了斗元殿天权殿主蓝舟,成功把人骗去了。

《未央》46.翡翠流光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玄瞳坐在高大的桑树上,背靠树干,双腿自然垂下,手里横握着一柄权杖,整个身体借此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

这姿势不是普通的姿势,权杖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权杖。丹青权杖,妖王身份的象征,见权杖如见妖王亲临,不容置疑。

“丹青啊,你说,我怎么才能让那几个人知道我的想法,又不会想得太多呢?”

“那燕子窝都快炸了,你还有闲心在这儿看景?”

哎呦,容不得人片刻清净。玄瞳掩面叹息,片刻后旋身落在雨柔面前,长发尽数飘至肩前,发簪上的流苏雀跃地扬起来,摇荡几下。

“燕子窝炸了就炸了呗,山兰它们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玄瞳啊,”雨柔努力做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你是妖王,你要爱民如子,你得去处理……”

“山兰自己能解决,再不济交给斗元殿,实在不行你们玉桓堂愿意管也行,总之这件事情咱们妖王宫少插手。我跟你讲啊,本来不是咱们搞出来的事,你这一插手就成了‘妖王处理的’,万一下次再怎么样直接就能参咱们一本,还是人神共愤那种。”

“没那么严重吧,你想太多了。”雨柔不信,“山兰不是那种妖。”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玄瞳挥挥手,“我既然敢让山兰自己处理,就知道它一定能处理好。”

“好好好,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两个正在树荫里说话,忽地一道碧绿的光扫过来,所过之处犹如狂风过境,摧枯拉朽。

不止摧枯拉朽,大桑树伸出去的枝叶也给吹飞了一半。

玄瞳自顾自“哎呀”一声,抬手将丹青杖投出立在地上,杖尖飞快地散出一道结界挡住绿光,好歹护住了半棵树。

“这绿光是……翡翠镜?它也觉醒了?”雨柔大惊。

“是啊,”玄瞳叹了口气收回丹青杖,“玄女丝一点动静没有,辉月剑还是找不到,现在又出了个翡翠镜,真是够麻烦的。”

夜漪捧着翡翠镜,手指无意识的磨蹭着边缘柔和的花纹。柔光等人急急闯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刚刚那是……”柔光试探着问。

“联系之前芙蓉扇的情况来看,翡翠镜应是觉醒了。”夜漪接上话。

“那你有没有看到什么?神器觉醒会出现很多异象的。”

“翡翠镜里显出了一片我没见过的景象,应该是妖界的样子,可惜没多久就被一道结界挡住了。”夜漪摇摇头。

“这才是神器呢,”莫忧说,“别担心,翡翠镜没有多大煞气,没有多大反应也好。”

熙宇此时进来,一眼看到一群女子都在,顿时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怎么了?”夜漪问。

“那个……不太好说……请少主出去看看……”熙宇更尴尬了……

夜漪满心疑虑,还是跟着他出去了。

熙宇带着她们径直朝马厩过去,最后站在马厩边指着里面交颈厮磨的两匹马说:

“赤电喜欢上烟秦了……”

柔光等人在后面哈哈哈开始起哄。

然后熙宇在众目睽睽之下牵住了夜漪手腕,不管夜漪脸上浮起的红晕,声音清晰朗声道:“我也喜欢上你了。”

安颜转身就走,柔光暗暗扔了个结界把俩人圈里边,拉着莫忧溜了。

远远看着这一切的何封狠狠地嚼了下嘴里的草叶,心说熙宇你不够意思啊,说好了咱俩一块儿呢?你俩是好上了,我跟安颜这咋办呢?

是的,安颜严格的履行了自己的誓言,彻彻底底和何封分手了。

得,现在安唐回来也没用了。何封哀叹。然后被突然出现的莫忧拉进了帐篷。

看着莫忧和柔光整齐一致的做出“嘘”的手势,何封突然觉得,好像把莫忧追到手也不错啊。

于是他鬼使神差的伸手捏了捏莫忧的脸。

成功收获了一记白眼和一个巴掌。

何封:没事,不疼,嘶,不,疼。

柔光:安颜,我们走。

《未央》45.夜漪首战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我本来以为,玄瞳最多会和夜漪比比剑法,甚至法术。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已经祛除了芙蓉扇对她的排斥,可以使用芙蓉扇的力量,不然如果只拼剑法玄瞳绝不可能胜过夜漪。

“我还是轻敌了。”柔光愧疚的说,“如果我能再早一点做出反应,传音把下一步的行动告诉夜漪,夜漪就不会强行逼出惊鸿,就不会受到反噬……”

“等等,”莫忧突然出声打断她,“芙蓉扇不会反噬玄瞳么?”

“我不知道,”柔光摇头,“我只听说,芙蓉寒光扇一旦觉醒,便极为护主,而且认主,别人根本碰不得它。如今看来,这芙蓉扇怕是已经认了主呢……”

“那麻烦了……”莫忧叹息。

“你什么时候能把白露驯好?”柔光突然问。
“差不多了,可以作为一个单独的战力出战了。”莫忧答,“你问这个干什么?”
“白露灵性不浅,好好训练。”柔光说,“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给一条能把一个人当场缠死的负翼蝰蛇取这么一个光辉灿烂的名字。”

莫忧笑了:“很简单啊,因为它是白色的嘛。”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安颜从夜漪处回来,右手死按着腰间的丹雀刀,左手狠拍在柔光面前的书案上。

嘭!

书案上的书欢快的跳了起来……
然后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了……

柔光正烦着,被她这么一嘭倒是清醒了不少,呼的站起来瞪着安颜,手中放开法力瞬间将整个桌子冻成冰块。

安颜及时收回了手,面前的冰桌子丝丝散发着寒气,犹如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

“干什么?”
“为什么不早说?”
“不早说什么?”
“你早就知道玄瞳可以使用芙蓉扇了对不对?”

“安颜……你问了这些就能怎样么?”
“不能怎样,但我至少可以知道我是否该继续信任你。”

柔光心里咯噔一下:战前将帅反目乃兵家大忌,何况……这是来自最亲密的友人的质疑。

“你说对了,我早就知道。我甚至知道该如何应对。”

“但你选择让夜漪去送死!”

“没错。”

“你为什么这么做?”

“只有夜漪可以。”

“我不行么?”

“你还要安唐,并且我不能让何封的恋人去冒这个险。”

“可夜漪她还有熙宇啊!万一夜漪真的出什么事,你让熙宇怎么办?”

“正因为这样我才选择了夜漪。我的战斗力最差,莫忧主攻医药不适合正面迎敌,而你的牵挂太多。所以夜漪就是最好的选择,军中有你安颜可以独当一面,有莫忧可以提供最好的治疗,大营中还有我坐镇指挥,她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此时熙宇就成了她的信念。

“为了熙宇,夜漪即使战败也会拼尽全力让自己活下来,至少要来得及回到军中接受莫忧的治疗。此时她的潜力被激发,战斗力迅速上升,同时接受我的指挥,即使战败也不会损伤严重。

“所以这一战,让夜漪对阵玄瞳,不会亏。”

《未央》44.两方开战

个人原创,严禁转载



柔光心急火燎的从京城赶回来,收到的却是安唐失踪的消息。

啊,不止,还有一封妖族的战书。

“既然躲不过了,那就开战吧。”夜漪叹息。幸好安颜还愿意出战。

“好久不见啊。”
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人。

蓝沁,不,现在该叫她妖王玄瞳,高高地站在一只彩色的大鸟背上。

那是一只五色鸾。
“认出来了?”玄瞳轻笑,“这是锦绣五色鸾,她很凶的。”

如今两族开战,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动手吧。莫忧对自己说。

一边的夜漪看了看她,提起惊鸿剑踏出一个起始步,施展轻功贴地冲过去。

玄瞳轻轻抬了下手指,一团紫色光从指尖飞出。

嘭。

闪电球在夜漪身边溅起一团烟雾。

紧接着惊鸿赤红的剑身从烟雾中刺出,瞬间劈开烟雾,夜漪矫健的身影闪出,继续向玄瞳靠近。

“少主果然好身手,来一局?”
玄瞳翻身从锦绣五色鸾背上跳下来,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扇子。

冰丝为面寒玉骨,血染芙蓉雪中开。
妖界至宝--芙蓉寒光扇!

“少主,我可是早就想和你打一场了呢,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啊?”

夜漪不说话,挥动惊鸿冲上去。

“啧,这么心急。”

芙蓉扇缓缓在玄瞳苍白的指间旋转,一根根展开沉寂了千年的寒玉扇骨,露出冰丝扇面上用月神的鲜血描绘的娇美芙蓉,释放出无限的力量。

那是上古的神兵,拥有月神的力量。

玄瞳轻轻的笑着,轻轻的向夜漪摇了一下手中的芙蓉扇。

只见一朵流光溢彩的芙蓉花从血色芙蓉上飞出,旋转着,带着彩霞的光华,飞向那个拥有惊鸿之灵的年轻的少主。

年轻的少主低下头,像是在迎接一个希望,而不是能将她吞噬的强大力量。

芙蓉花迅速长大,飞快的接近夜漪。

在它离夜漪还有一丈远的时候,夜漪猛然扬手挥剑!

惊鸿的剑身像要燃烧起来,从中飞出一只巨大的火鸟,毫不畏惧的迎上芙蓉花。

惊鸿剑法第九式:鸿灭!

两股强大的力量在空中相撞,碰出满天火红,仿佛天空也燃烧起来,天边坠下无数流星,被火焰包裹着,迎着风冲向地面,远方山野霎时化作火焰山。

压缩的力量炸开,强大的气浪把所有人掀翻。

赤火鸟和芙蓉花同归于尽。

夜漪那一击逼出了惊鸿,暂且可以和芙蓉扇的花之力抗衡。
不过她终究坚持不了太久,惊鸿剑还未觉醒,反噬十分厉害,再不撤回,夜漪担心自己会直接被玄瞳收拾了。

“少主果然厉害,在下认输。”

玄瞳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句令夜漪几乎要感激涕零的话:

“我们暂时休战,芙蓉扇刚刚觉醒,力量还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

夜漪强撑着用轻功回到莫忧身边,刚一落地就昏了过去。

“夜漪?夜漪?”莫忧急忙接住她,伸手搭上她手腕,感受到比平时快了几倍的跳动。

“她怎么样?”一边安颜急问。
“无甚大碍,”莫忧摇摇头,“被惊鸿的反噬伤了,但是惊鸿护主,不严重。休息几天就好了。”
“你先带她回去,我带大家撤退。”
“好。”

莫忧带着夜漪骑马跑回了大营。

“众将听令:分头撤退!”
安颜骑在马上走到队伍最前方,以代理将军的名义发布了撤退的命令。

“现在没有夜漪,我们也要撑起来。”
大营里,柔光对莫忧说。